位置:首页 > 家庭教育 >

一线教师热议两会“好声音”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1-02 07


教育作为民生问题的重中之重,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同样也是今年两会代表、委员们广泛讨论的话题。从为教师“减负”,到提高教师工资待遇,再到明确惩戒权,让教师敢管学生……代表、委员们在两会上发出的“好声音”,引起了一线教师们的热烈讨论。


一线教师不应承担与教学无关任务

“不少一线教师面临的压力,不仅来自教书育人,有时还要承担与教育教学无关的任务。例如,一些一线教师向我反映,本应社区承担的疫苗建卡等任务,在一些学校要由教师来完成。类似的要‘补’的、手写的资料,虽然与教学无关,但有时也会安排到教师身上。希望教师能更多地回归教学本身,不要承担与教学无关的任务。”

——吴明兰(全国人大代表)

■教师说

郭海龙(北京市芳草地国际学校世纪小学):诚如吴老师所言,本应社区承担的疫苗建卡任务与班主任“一毛钱”关系都谈不上,如今却成为了老师的任务。不仅如此,各个学校食堂以外包形式由企业管理,可学生们饭费及午间用餐盛饭、纪律维护与一线教师工作捆绑于一体,所有这些根本不是教学任务,却占据着老师们大量的时间。

早晨七点半是大多数人的起床时间,而此时一线教师早已开始了工作,上午上课、批改作业、备课,课间还要回到教室维护课间纪律,科任课带队送学生,往返于办公室和教室;来回奔波,疲惫不堪。中午可小憩一会儿缓解疲劳,可还有新的任务:为学生分饭,维护孩子们用餐秩序。周而复始!老师们的任务是教书育人,可却本末倒置。这一系列和教学无关任务占据了老师们大量时间。疲于完成各项任务的教师们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没有三头六臂,没有分身术,他们唯有捧着一颗心来,不带走半棵草去!



提高教师“教龄津贴”不让教师吃亏

“适当提高教龄津贴,让长期在一线从事教学工作的教师不在待遇上吃亏。教龄津贴要随着其他津贴、补贴的增长而增长,按当地教师队伍平均工资增长幅度提高,这样有助于在一线专心于教学工作的老师安心做好教育。”

——马秀珍(全国政协委员)

■教师说

孙志江(北京市日坛中学实验学校):“教龄津贴”是国家发放给教师的津贴,是党和国家尊师重教的重要举措。众所周知,教师的职业非常辛苦,很多教师每天很早就来到学校,到点也不能按时下班,更有一些教师即使回到家还要继续工作。我国从1986年7月1日起开始实行“教龄津贴”制度,“教龄津贴”当时占教师工资总额的1/10左右,这个标准已经执行了三十多年了,现“教龄津贴”大约占教师工资的1/400左右。可见这么多年“教龄津贴”变化不大。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老师的幸福感。特别是中老年教师,他们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自己所热爱的教育事业。他们具有丰富的教育经验,担负着学校的重要工作,是学校的中流砥柱。如果能够增加教师“教龄津贴”,会更加调动这些教师的积极性,提升这部分教师的幸福感,从而让教师们更好地进行工作。提高教师的教龄津贴从目前看的确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提高中小学教师工资待遇

一直以来,各级政府都十分重视教育工作,中小学校在硬件建设方面都已经大大提升。可是与之对应的是教师工资待遇仍然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这样不利于发挥教师的积极性。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够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提高中小学教师工资待遇。如:设立教育质量奖,对教学能力比较好的老师进行奖励,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使教师队伍更加稳定,推动国家的教育事业得到发展。

——舒安娜(全国政协委员)

■教师说

张梦初(北京市房山区南尚乐中学):世界上但凡强大的国家,都会大力发展教育,选择社会的精英来做教师。大力发展教育,成为了强国的起点,亦是标志。如何发展教育?或者说,一个国家如何吸引最强大的人来投身教育?私以为,一个吸引人的职业有三个特征,一,它的社会地位应当很高;二,它的薪酬应当诱人;三,自我实现的空间应当很大。其中见效最快的一点,就是高薪酬。

大力提高工资之后,于教育口之外,会迅速、大量地吸引社会优质人才资源进入教师队伍;于教育口内,则应当加大对教师的考核力度,以对应能力获取对应薪酬,能者多得。

教育的目的不是选拔,但教育行业,应当讲求选拔。当教师工资飙升,教师队伍精英化的时候,我们都会以我们是一名教师而感到自豪。

因此,政府应提高教师工作待遇,让他们生活得更有保障、更有尊严,从而提升教师的工作热情和积极性。



呼吁改善农村教师“阴盛阳衰”状况

“湖南省新化县35岁以下的年轻教师中,男教师占比仅为18%,特别是近三年招聘的教师中,男教师仅占比为12%,选送定向培养师范生中,男生仅占比9.7%。农村教师队伍中“阴盛阳衰”持续加剧,这将不利于学生健全人格的形成。男生的性格会在14岁以前基本定型,如果期间一直都处在女性包围中,对他的性格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容易女性化、阴柔化。成长过程中缺乏坚毅、勇敢、阳刚等男性气质影响,无论对男孩还是女孩来说,其性格养成都容易出现错位,长此以往,对整体国民性格都会带来不利影响。”

——杨娟娟(全国人大代表)

■教师说

高辉(北京市大兴区垡上中学):教育过程中,教师起到了极其重要的引导作用。我们一起来看:校内的班主任、任课教师几乎都是女老师,学生们耳濡目染的也是女老师们的言谈举止。由此,男生学到的是温柔、善良和忍耐;而女生们学到的是什么呢?正是班主任的严厉、霸气与强势。长此以往的后果可想而知。女教师的细致、温柔可取,而男教师的刚毅、坚强更不能少,还是匹配合理的好,毕竟会影响到一批又一批的新人啊!因此,我们国家应该从政策等各个层面培养和鼓励更多男老师投身到基层教育中去。



明确惩戒权 让教师敢管学生

“在近年发生的多起学生侮辱、殴打教师事件中,教师明显处于弱势地位。虽然《教师法》明确规定,侮辱、殴打教师者,根据不同情况,分别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行政处罚。但事实上,由于社会风气和舆论导向,这些法律法规几乎成为空谈。地方政府不能把重视教育只停留在文件、宣传上,而应切实落实法律规定的教师享有的福利待遇和合法权益。教育主管部门要出台相关文件,明确教师的教育教学权利不受干扰。”

——刘希娅(全国人大代表)

■教师说

周洪宇(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学校如何保护教师的安全?教师能不能处罚学生?如何保证教师的正当惩戒权?时至今日,这些问题的答案依旧模糊不清。尽管2009年教育部颁发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规定班主任“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但何谓“适当”,条文中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没有明确教师惩戒权的法律条文,不仅教师的正当权益得不到保障,而且教师处理尴尬事件过程中的话语权被间接地剥夺。“校闹”出现时,教师常常处于有道理无依据的尴尬处境。因此,将修订《教师法》提上日程,同时建议制定《学校法》,这才是保障教师权益的根本路径。

□文/本报记者 郑欣


更多>>精品推举